刘先银经典点说:南阳曹笃勤读《道德经》的证见和守护谷神_万物

来源:慧见经典      日期:2021-02-25 06:08    浏览数:3954次

原标题:刘先银经典点说:南阳曹笃勤读《道德经》的证见和守护谷神

南阳 曹笃勤 读老子,要日日新,又日新,日有一得,可以入圣。

2021年2月21日的一得是:《道德经》的谷神系列

《道德经》有四章专讲谷神:第6章, 谷神不死;第20章,而贵食 母;第25章,有 物混成,先天地生;第52章,既得其 母,就是证见谷神,证悟本心;复守其 母,就是守护谷神,守护本心。

第6章说:“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这是老子第一次讲谷神。谷神生成了一切众生的意识,称作一切众生不可思议的母亲;谷神又生成了天地万物,称作天地万物的根。谷神是我们的本体意识,也是天地万物的本体意识,我们和天地万物同根同源,同为一体。

第20章说:“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这是老子第二次讲谷神。老子从比喻的角度来讲谷神,这里的“母”,就是谷神。我不追求一般人的喜乐,而特别珍贵的就是养护我的本心谷神。

第25章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这是老子第三次讲谷神。那个先天地生的 “物”,就是谷神。老子为谷神起名曰道,谷神即为道,道就是谷神。

第52章说:“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这是老子第四次讲谷神。既得其母,就是证见谷神,证悟本心;复守其母,就是守护谷神,守护本心。

概括起来说,第6章讲谷神,第20章修谷神,第25章命名谷神,第52章证悟谷神,四章组成一个系列,讲如何证悟本心。悟与不悟,也就在一层窗户纸之间。捅破了,便豁然开朗;捅不破,你还要在黑暗中摸索。等闲识得谷神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南阳 曹笃勤 2021年2月21日 ,第52章颂:

天下有本始,称作万物母。证道见本心,悟后再起修。细微须明察,言行要调柔。 无遗身后殃,蟾宫任我游!

刘先银经典点说:《道德经》谷神 谷神即生养之神,他可称为是原始的母体。万物都从这原始母体之门产生,可以说他是万物的本根。他绵绵不绝,似亡实存,使用他永远不会穷尽。刘先银悟《道德经》谷神,就是《道德经》体道章第一,欲。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常有,欲,以观其徼(jiào)。

妙是精微,是玄妙、美妙。宇宙万有,都是从无开始,慢慢生出有来;从细小开始,慢慢成长壮大。这个谷神 ,这个欲。谷字,作形容之意,与”玄“字作用相同。从甲骨文的形状看,与《说文》:泉出通川为谷,从水,半见出於口,相同,是指泉水出来将流经之地冲出而过平川的过程。欲,就是谷开了口。中国人有个观念,一个读书人什么事都要了解,否则便认为是耻辱,所谓“一事不知,儒者之耻”。所以,作为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天下事要无所不知,不但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要中通人事,乃至万物的物理都要清楚。等到一旦出来有所作为,有所作事,便可以道济天下。这个道就是成功的贡献,有动力、有方法,它能够救济“天下”。讲中国字的来源,“魂”字是“云”字旁边一个“鬼”。鬼是阴面,看不见的;神是阳面,看得见的。严格研究这两个字,鬼与神,都与土地有关系,与“田”有关系。“鬼”是田字向地面下走的,头上加一根头发一样的毛毛代表,这是鬼。“神”的右边中间是个田字,左边是“示”,属于上天的,田字上下通变成了“申”了,和起来叫做“神”。一个田字代表土地,出了一点头叫“由”,就是萌芽,由来,就是田上长个东西了,光向上长叫做“由”;上下通叫做“申”,是伸出来,四方八面通;旁边再加个示,上天所表示的,叫做神。

神的金文形象就更容易识别:一个人跪在供台前,向苍天大地祈求、祈祷,是一种典型的祭祀活动,《说文》解释为:天神,引出万物者也。当然还有其他的解释:长生的,不朽的,奥妙的,聪明的等意思。由此我们来解释:谷神不死,就是指,道作为万事万物生成的基本物质,就象山涧中的泉水一样,永不停息地滋润着大地万物,欲,就是谷开了口。道在生成万物的过程中,同样要经过一个曲折、艰难的历程,要克服许多的艰难险阻,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此章阐述了本体论的道,老子把他称为谷神,认为他产生了宇宙的万物,是万物的本原,并认为他有绵绵不绝,永不穷竭的特性。就像春天来了,原本干枯的树枝上慢慢发出芽来、开出花来。嫩芽和花,不都是从无到有吗?像海面上的台风,开始的时候很小,不过是一叶浮萍,轻轻一动。后来,慢慢发展成了铺天盖地、扶摇九万里的台风。无,是一种空虚的状态,小,很接近这种空虚状态。保持一种常无的空虚状态,将自己融入道中,就能够体会到道的玄妙之处。所以,常无欲以观其妙。徼是终点。想要让有发挥作用,就必须用无,也就是后面第十一章无用的内容。30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一个新事物的生成,必然有旧事物的消失。树上结出果子的前提,肯定是花儿落尽;口袋里装满了钱,肯定是手中的货物没了。满足欲望的前提肯定要符合、践行道的规律。在下一个欲望满足时,这一个已经满足的欲望会慢慢走向终点,也就是徼,直到消亡。所以常有欲以观其徼。

我们再来看海德格尔对《老子·十五章》的解读。对于《老子·十五章》,海德格尔只是对其中的“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作了解读。“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的意思是:谁能使浑浊安静下来,让它慢慢澄清;谁能使安定变动起来,让它慢慢新生。由于该章的主旨是对“善为士者”(《老子·十五章》)也即得道者的描述、赞美,可知,“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也是对得道者的描述与赞美,只不过故意用了疑问的语气。这样,从浑浊(浊)走向清澈(清)的条件虽是安静(静),从安定(安)走向新生(生)的条件虽是变动(动),而能够使浑浊通过安静走向清澈、使安定通过变动走向新生的则是得道者。这样,“浊”、“清”、“安”、“生”都是指人的精神状态、生命状态,与“物”无关,老子强调的是“清”与“生”及其对于人生的价值。

根据萧师毅的回忆,海德格尔对“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很感兴趣,还请萧师毅将其用中文书法写出来,“文本中所没有的‘天道’两字,也被当作装饰的横批写在中间”。萧师毅于是“细心地给予每个字以词源的解释”,以使海德格尔“能详尽地理解”。萧师毅对其的“字义解释是:‘谁能安定污浊,而逐渐使它变清?谁能鼓动寂静,而逐渐带给它生气’”,海德格尔则“对这话想得更远,他认为澄清(clarifying)最终能将某物带入光明,在静息之中的微动能使某物得以存在”。海德格尔在1947年10月9日写给萧师毅的短信中,又将其翻译为“谁能宁静下来,并源出自和通过这宁静将某物导向(be-wegen)道路之中,以致它能发出光明?谁能透过成就宁静而使某物进入存在(Sein)?”值得注意的是,海德格尔在翻译“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之后,还翻译了“天道”二字。

成象章第六 25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译文】生命的化生永不停歇,这就是微妙的母性。微妙的母性的门户,是天地的根源。延绵不绝地永存着,作用无穷无尽。

【导读】这一章也是老子的本体论。继续阐发第一、第四章“道”在天地之先的意思。道产生万物,并源源无穷。生命的繁衍永无止境,是依赖于阴阳和合的雌性。

《道德经》第六章:空间的大曰逝的无限的力量,时间的逝曰远的无穷无尽的隧道。《老子▪道德经》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pìn)。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谷"是"空谷、虚空"之意。"谷神"的"神"指的是一种神秘的力量,看不见,摸不着的生命的“欲”,又让人不得不相信它一定存在的力量。谷,有溪流的山谷。谷《说文》:泉出通川爲谷。本义:泉出通川也。《尔雅》:水注谿曰谷。同时,“谷”是粮食作物总称,又有赡养和生的意思,谷风即东风,生长之风。春天的时候,东风拂面,带来降雨,大地复苏,万物生长。《诗经·邶风·谷风》有云“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邢昺疏引孙炎曰:“谷之言谷,谷,生也;谷风者,生长之风也。”也就是说“谷”还有一个生的意思,生命延续也就称为“谷”。《说文·禾部》:谷,续也。谷神借喻道体。古代以稷为百谷之长,因此帝王奉祀为谷神。社稷,古代指国家。稷,是黍一类的作物,或曰粟,是谷子。五谷,即:稻、麦、黍、稷、菽。司马光说:“中虚故曰谷,不测故曰神,天地有穷而道无穷,故曰不死。”“死”不是死亡、停止、消失,而是甚、极、过,以及穷尽的意思。“不死”就是不极端、不过分、不穷尽。还记得上一章“天地之间,其尤橐籥与”这句话吗?其实道理是一样的,风箱不能死命的拉,虽然加力是可以得到多一点的风,但是产出和投入是不成正比的。所以“谷神不死”可以看做是“橐籥”的呼应,一个道理。只不过一个强调要动,一个强调不能竭尽全力。“万物有所生,而独知守其根;百事有所出,而独知守其门(《淮南子·原道》),”可见刘安是明白人。

"玄牝"是指最隐晦的,最不容易被人察觉的而能生育万物的源泉。庄子故曰道在瓦砾,在蝼蚁……

"谷神不死"言下之意就是"空间的力量是永恒存在的。我只要举个例子,大家可能就会明白了。"1950年到1953年的朝鲜战争,38线附近被炸成了一片焦土,可谓寸草不生。随着停战协议的签订,在三八线两侧的不毛之地划为了非军事缓冲区,这个缓冲区长约241公里,宽约4公里。这片狭长的地带,从此无人敢越雷池一步。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人迹罕至之地。直到50年后,一批科学家进入缓冲区考察。令人惊诧的是,这个当年的寸草不生的焦土在五十年后却是草木繁盛,花红柳绿,百鸟争鸣,就连认为早已绝迹的东北虎竟然在此发现了踪迹。

这就是时空的力量,只要这个空间存在,其中生命的孕育就不可以被终止,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和时空抗衡,所谓“历史变成了地理”的景象。有成语叫"筑巢引凤",你想引得凤凰来,那就要先有个欲望去搭建一个可以让凤凰得以栖息的巢穴。没有好的平台,就不可能招揽到优秀的人才。有魄力的创业者都敢于重金打造一个开阔的平台,只要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就自然有人才入驻,各路神仙都会不招而自来,于是乎,人才济济,自然能做得风生水起。相反,有的人做生意的理念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总想先积累财富再说,有了充裕的资金再去打造平台,那么只能越做越辛苦,等你有了充裕的资金,黄花菜都凉了,那已经轮不到他了。

有个做生意人这样说:"会做生意的,挣钱是大把大把挣的;不会做生意的,是一分钱一分钱往家抠的。"这就是智慧和格局吧。

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有了虚无的空间,只要假以时日,就能够产生和孕育出万物。霍金的《时间简史》就是从《道德经》中体悟出,一切都是由时间和空间组成的。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两个时间和空间一样的事物。

我们可以拿空间来换时间,也可以拿时间来换空间。比如越王勾践的韬光养晦,就是拿时间换空间;周文王的祖父——大王亶父,丢弃疆土于夷狄,就是为了赢得有生力量积蓄成长的时间。这是拿空间换时间。

究竟是时间决定了空间,还是空间决定了时间。老子在这一章明确给出了答案:"空间决定一切。"空间的力量是天地生发的根源,无法阻挡,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代替。我们常说"时间是最伟大的导师。"按照老子对于宇宙的认识,空间才是最玄妙的,空间才是最伟大的导师,或者更准确地说"时空才是最伟大的导师。"

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空间的力量比水还要轻柔,时光的力量总是轻柔得让人无法察觉。人不知不觉就老了,因此庄子说"人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方生方死,方死方生。"那么为什么有人会有了一种活腻了的感觉呢?还不是因为自我空间的力量被人为地压制而从而感觉促狭。归根结底还是自我生存的空间决定了一切。但是只要不自我封闭,天地这个大空间都是为每个人敞开的。当你处于一个空间而让你喘不过气的时候,不妨冲出这个空间,走出去,大口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学学庄子忘却世俗一切荣辱牵挂,只身逍遥天地之间。只要一息尚存,就有可能是为将来盛大美好保留了火种。故曰"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刘先银悟《论语》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

刘先银悟《论语》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

刘先银悟《阿房宫赋》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阿房宫赋》开头: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六国的君主灭亡了,全国(为秦所)统一;蜀地的山(树木被砍尽,)光秃秃的,阿房宫建造出来了。它(面积广大,)覆压着三百多里地面,(宫殿高耸,)把天日都隔离了。它从骊山向北建筑,再往西转弯,一直走向咸阳。渭水、樊川浩浩荡荡的,流进宫墙里边。五步一座楼,十步一个阁;走廊如绸带般萦回,牙齿般排列的飞檐像鸟嘴向高处啄着。楼阁各依地势的高低倾斜而建筑,(低处的屋角)钩住(高处的)屋心,(并排相向的)屋角彼此相斗。盘结交错,曲折回旋,(远观鸟瞰,)建筑群如密集的蜂房,如旋转的水涡,高高地耸立着,不知道它有几千万座。原来是一座长桥躺在水波上,没有起云,为什么有龙?原来是天桥在空中行走,不是雨过天晴,为什么出虹?(房屋)忽高忽低,幽深迷离,使人不能分辨东西。歌台上由于歌声响亮而充满暖意,有如春光融和;舞殿上由于舞袖飘拂而充满寒意,有如风雨凄凉。一天里边,一座宫殿中间,气候却不一样。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

六国的宫妃,王子王孙,辞别六国的宫楼,走下六国的宫殿,坐着辇车来到秦国,他们早上歌唱,晚上奏乐,成为秦国的宫人。明亮的星星晶莹闪烁,这是宫妃们打开了梳妆的镜子;乌青的云朵纷纷扰扰,这是宫妃们在梳理晨妆的发髻;渭水涨起一层油腻,这是宫妃们抛弃了的胭脂水;烟霭斜斜上升,云雾横绕空际,这是宫中在焚烧椒、兰制的香料。雷霆突然震响,这是宫车驶过去了;辘辘的车声越听越远,无影无踪,不知道它去到什么地方。每一片肌肤,每一种容颜,都美丽娇媚得无以复加。宫妃们久久地站着,远远地探视,盼望着皇帝来临。有的宫女没能见到皇帝,竟整整三十六年。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

燕国、赵国收藏的金玉,韩国、魏国营谋的珍宝,齐国,楚国的精华物资,在多少世代多少年中,从他们的人民那里掠夺来,堆叠得像山一样。一下子不能保有了,都运送到阿房宫里边来。宝鼎被当作铁锅,美玉被当作顽石,黄金被当作土块,珍珠被当作沙砾,丢弃得到处接连不断,秦人看起来,也并不觉得可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

可叹呀!一个人的意愿,也就是千万人的意愿啊。秦皇喜欢繁华奢侈,人民也顾念他们自己的家。为什么掠取珍宝时连一锱一铢都搜刮干净,耗费起珍宝来竟像对待泥沙一样?秦皇如此奢侈浪费,)致使承担栋梁的柱子,比田地里的农夫还多;架在梁上的椽子,比织机上的女工还多;梁柱上的钉头光彩耀目,比粮仓里的粟粒还多;瓦楞长短不一,比全身的丝缕还多;或直或横的栏杆,比九州的城郭还多;管弦的声音嘈杂,比市民的言语还多。使天下的人民,口里不敢说,心里却敢愤怒;(可是)失尽人心的秦始皇的思想,一天天更加骄傲顽固。(结果)戍边的陈涉、吴广一声呼喊,函谷关被攻下,楚项羽放一把火,可惜(华丽的阿房宫)化为了一片焦土。

《阿房宫赋》结尾: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唉!灭亡六国的,是六国自己,不是秦国啊。族灭秦王朝的,是秦王朝自己,不是天下的人啊。可叹呀!假使六国各自爱护它的人民,就完全可以依靠人民来抵抗秦国。假使秦王朝又爱护六国的人民,那就顺次传到三世还可以传到万世做皇帝,谁能够族灭它呢?秦王朝灭亡得太迅速)秦人还没工夫哀悼自己,可是后人哀悼他;如果后人哀悼他却不把他作为镜子来吸取教训,也只会使更后的人又来哀悼这后人啊。

《兰亭序》结尾: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阿房宫赋》结尾:如果后人哀悼他却不把他作为镜子来吸取教训,也只会使更后的人又来哀悼这后人啊。

《兰亭序》结尾:每当看到前人所发感慨的原因,其缘由像一张符契那样相和,总难免要在读前人文章时叹息哀伤,不能明白于心。本来知道把生死等同的说法是不真实的,把长寿和短命等同起来的说法是妄造的。后人看待今人,也就像今人看待前人,可悲呀。所以一个一个记下当时与会的人,录下他们所作的诗篇。纵使时代变了,事情不同了,但触发人们情怀的原因,他们的思想情趣是一样的。后世的读者,也将对这次集会的诗文有所感慨。

《阿房宫赋》结尾,是《兰亭序》结尾的注脚。

刘先银书法题写书名:元亨利贞

刘先银悟《论语》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

不亦说乎是一个汉语词汇,出自孔子《论语》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yue)乎?”意思是领悟的道在现实社会中得到实践,不也是一件内心愉快的事吗?“不亦……乎”是古代一种比较委婉的反问(含有探问)句式。

句式中的“亦”字是副词,可译为“也”;“乎”字是疑问语气词,可译作“吗”。“乎”字与前面的“不亦”呼应,构成反问句式“不亦……乎”,可以用现代汉语“不也……吗”或“岂不也是……吗”对译。

一个人或者本来就是或者永远不是哲学家。希腊人早就知道智慧和知识是有所不同的两种东西,尽管有时候容易被混淆。Herakleitos就说:“博学并不能使人智慧。否则它就已经使赫西阿德、毕达哥拉斯、克塞诺分尼和赫卡太智慧了”。老子有另一个角度的类似发现,他要求“绝圣弃智”。智就是知识,也就是对可道之道的知识(能够表达为规则和既定程序的知识),而智慧则是对不可道之大道的亲近(“道可道非常道”往往被错译为“可说的道理并非永恒的道理”,应该是“可以因循的道理并非永恒的道理”)。知识总是特定有效的(adhoc),而既然人类的心灵并不是一大堆零碎的知识,那么就一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把各种知识、情感和经验编织在一起使之成为一个整体的心灵,那就是智慧了。

哲学讨论所有的重要问题和观念,表面上好象是其实并不是在生产关于那些问题和观念的知识。科学家、历史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逻辑学家、语言学家等等才能够生产知识,哲学家也可以参与生产各种知识(假如有这样的才能的话),但是哲学真正要做的事情是思考如何使各种知识“艺术地”配合在一起而形成一种具有生态和谐水平的观念/知识体系,这样人们就能够更加和谐地充分地思考各种问题。简单地说,哲学想创造一种思想能力,而不是某种知识。

比如说,哲学并不是要获得“真理”这个概念的意义、各种定义和用法,这些都只是背景知识,而是思考“真理”这个概念在观念/知识体系中适合于放在什么位置上,与之密切相关的应该是哪些观念,与其它观念应该建立什么样的互动关系,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就可能会有什么样的思想效果,等等。在这个意义上说,哲学考虑的是由各种观念构成的思想画面如何才能够使思想的能力和魅力最大化。一个观念就其本身而言并不比别的观念更加错误,它只是有可能被放在不恰当的思想位置上而破坏了思想画面的效果,就像是一步臭棋,或是一块愚形。某个观念落在什么位置上,就像某个棋子下在什么位置上一样。如果经济学家没有意见的话,我就想说,哲学是思想的博弈论。

哲学家都有自己的一些特别经验。

胡塞尔说他追求哲学的纯粹结果就像他小时候磨小刀,总是惟恐不够锋利,于是磨呀磨,有一天突然发现小刀磨没有了。

维特根斯坦说他父亲是个生意人,而他的哲学也无非是想把能够算清楚的事情像算帐一样一笔一笔地算清楚(当然,算不清楚的就是死账)。

我自己有种“实验的体验”(an experimental experience),不知道是否算是“格物致知”的一种。随便在什么地方,比如在路口,看着随便发生的一切事情,行人、汽车、堵塞、违规、罚款、骗子,要脸的人和不要脸的人。替所有事情着想,同时反对自己一贯的立场,慢慢地就会心智错乱地发现,所有事情的道理是如此互相矛盾并且自相矛盾,而又都非常有道理,所有的道理都是他人的。我想,这就是哲学家想知道的“真实”(the real)。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德不孤,必有邻"的意思是有道德的人是不会孤单的,一定有志同道合的人来和他相伴,出自《论语. 里仁 》,作者是孔子。

4.20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孔子说:“如果父亲死后三年内没有改变父亲立下的规矩,可以说就是孝顺了。”(1.11)

【注释】(1)本章内容见于《学而篇》1·11章,(2)三年:对于古人所说的数字不必过于机械地理解,只是说要经过一个较长的时间而已,不一定仅指三年的时间。(3)道:有时候是一般意义上的名词,无论好坏、善恶都可以叫做道。但更多时候是积极意义的名词,表示善的、好的东西。这里表示“合理内容”的意思。

4.21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孔子说:“父母的年纪,不可以不惦记。一是因此高兴,一是因此担心。

4.22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孔子说:“古人不轻易把话说出口,是因为他们以说出来做不到为可耻啊。”

4.23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孔子说:“遵守约定,过失的就少啊。”

【注释】(1)约:礼约规则。这里指“约之以礼”。(2)鲜:少的意思。从要我守规则,到我要守规则的自觉。

4.24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孔子说:“君子说话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注释】(1)讷:迟钝。这里指说话要谨慎。(2)敏:敏捷、快速的意思。

4.25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孔子说:“有道德的人是不会孤立的,一定会有思想一致的人与他相处。”

4.26子游曰:“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子游说:“侍奉君主,如果劝说太频繁,就容易受辱;劝朋友太多,也容易疏远。”

【注释】(1)数:音shuò,屡次、多次,引申为烦琐的意思。(2)斯:就。

4.26子游曰:“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子游说:“侍奉君主,如果劝说太频繁,就容易受辱;劝朋友太多,也容易疏远。”

【注释】(1)数:音shuò,屡次、多次,引申为烦琐的意思。(2)斯:就。

孔子说:“古代人不轻易把话说出口,因为他们以自己做不到为可耻啊。”

孔子说:“用礼来约束自己,再犯错误的人就少了。”

孔子说:“君子说话要谨慎,而行动要敏捷。”

孔子说:“有道德的人是不会孤立的,一定会有思想一致的人与他相处。”

子游说:“事奉君主太过烦琐,就会受到侮辱;对待朋友太烦琐,就会被疏远了。”

刘先银悟《论语》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 刘先银题写书名:《经典沐心》

《道德经》在全世界的传播

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 : 指一切祸乱的发生,多数是因为说话不注意造成的。

言语以为阶,而投诸云梦之黄。东坡之酒,赤壁之笛,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刘先银悟《论语》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

君子以德为行,日可见之行也。

“潜”之为言也,隐而未见,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

刘先银悟《论语》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

刘先银悟《论语》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

刘先银悟《论语》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返回四川新闻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挑挑拣拣http://www.ttjj.org/

热门文章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文章投稿
    yxad@qq.com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